新媒体前沿

首页 > 新媒体前沿

如何做好新闻标题:不绕弯子就很好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日期:2014-04-26    
酒香也怕巷子深,如何吆喝就是怎样给内容选一个标题喽,走过路过的都来瞧一瞧嘛。标题太抽象、晦涩难懂,肯定没人光顾;标题党,耸人听闻,肯定毁了人品。不绕弯子,让读者一眼看得明白是标题制作的最基本诉求。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共勉吧。

 

标题易做,好标题难求,新闻界老前辈邓拓就曾生动地表示:“谁要给我想出一个好标题,我给它磕3个响头。”特别是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速读”成为一种趋势,也对标题制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好标题往往新颖别致,能迅速抓住读者,甚至令人拍案叫绝;同时,也有些“标题党”为吸引眼球,不惜断章取义、制造噱头、夸张媚俗、故弄玄虚,以致误导舆论。本期《报刊评介》整理了近期一些报刊的标题,其中不乏一些令人称道的好标题,也有很多颇有争议的“雷”标题,并约请专家予以点评。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刘宏

 

有一种说法,好标题是一种奢侈品。这句话有两个意义。其一,好标题能够传神,一题胜千言,更给文章和版面增色不少;其二,好标题得来不易,尤其是在拼角度、拼速度的背景下,报刊的标题制作往往走向两个极端:要么过于依赖关键词,导致直接浅白、味道不足;要么突破常规过猛,导致剑走偏锋。

 

不绕弯子就很好

让读者一眼看得明白是标题制作的最基本诉求。就近期有限的报刊而言,今年两会报道的新闻标题出现了一些亮点。《新华每日电讯》3月5日3版标题《部长,您吃转基因食品吗?》就很好,通俗易懂,明明白白,不绕弯子。《羊城晚报》3月2日头版标题《网络民意调查:2014,中国两会十大热点破解“十面霾伏” 守护“舌尖安全”》也是不错的,虽然有一点中规中矩,不过比较容易理解。

 

无独有偶,《江南时报》3月7日头版标题《“有抗食品”你听说过吗“注水大米”你可能吃过 “舌尖上的安全”成为两会代表热议的话题》和上面的标题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尽管都显得长了一点。

而另外一些标题,虽然文化味儿浓郁,却很难让读者“一眼望穿”。比如,《光明日报》2月28日11版标题《但有读书声 即有逸夫楼》很符合文化报纸的特色,美中不足的是,带有文学色彩的新闻标题经常需要读者进一步联想才能明白这是在报道邵逸夫。

 

有同样问题的标题还有《河南商报》4月9日头版标题《蓝天白云青草地成为你我的记忆》,如果不往下看,就不知道这是针对XP“退休”做的选题,并且按理说商报更不应该做这么文学化的新闻标题。

追逐流行有时荒唐

 

比较起来,如今一些标题更像网络标题,追求网络化的语言表达,在传播效果上却不尽如人意。

《信息时报》3月30日头版标题《文章“偷情”姚笛,马伊琍知道吗?》,这样的标题等于把报道变成了评论。《新晚报》3月6日B14版标题《国足爬进世界杯恶心到家了 这个你懂的》和《东莞时报》3月6日A20版标题《恭喜男足 以前打平就出线结果出不了线 如今进步啦输球都可以出线了》这两个标题表现的是同一个主题,然而,犯的是同样的错误,就是把客观标题变成了主观评价。

 

《壹读》2014年第6期《不想做首都的直辖市不是好保定》用流行语的方式做标题,好处是幽默,麻烦是这样的说法对保定不公平,也不确切。类似的雷人标题还有《东南商报》4月8日A10版标题《老板找到老板娘 京东会降价吗》。以上标题,尽管乍看会觉得有些“小幽默”,但有一种明显的“跟着网络跑”的味道。

报纸不应放弃严肃性

 

《都市快报》3月28日A09版标题《复杂的荒唐……》,在标题位置叙述了一个荒唐的新闻,并表示“这件事情我们连标题都很难做”,这样的处理方式让人莫名其妙,虽然剑走偏锋会吸引读者阅读,却难以避免哗众取宠之嫌。

《深圳晚报》4月9日“扶或不扶”社会公德大讨论特刊标题《扶商一个关于“扶与不扶”的时代命题》乍一看有创意,但是,仔细想就会发现扶商的概念很不靠谱,把什么都上升到商的地步,显然是不科学的。

 

总的来看,现在很多的新闻标题仍然存在着抽象的毛病,不够具体;而“标题党”的问题不仅在于耸人听闻,更在于内容和形式不符,标题让报道不堪重负,因为报道中没有标题明示或者暗示的内容。在标题的简洁性方面,报刊可能反过来需要向网络学习,但是,这不代表传统媒体放弃新闻标题的严肃性原则。